硅谷特斯拉车主俱乐部访谈马斯克(一):特斯拉的初创岁月,创始人之争

专题栏目 商业

这是5月30日由硅谷特斯拉车主俱乐部的主席约翰等一行四人,在得州超级工厂与埃隆·马斯克坐下来的现场访谈。

整个访谈将剪成三部曲放出。这是第一部分,主要讨论特斯拉的初创岁月,包括“特斯拉创始人”之争,特斯拉汽车的商标由来,Roadster的起源和演变,老马的Zip2创业史,等。视频长67分钟,本文字数约1万5千。

话说,国内比较大的特斯拉俱乐部也可以参考下,如果能抓住老马下次来中国的机会,邀约一个访谈,求带上我

访谈人员(左到右):主席约翰,副主席凯尔文·吉,“我的特斯拉冒险之旅”主席伊莱·伯顿,以及来自The Kilowatts的瑞安·莱文森(负责摄影)

时间戳

 

0:00 – 了解供应链

1:54 – 介绍

2:21 – 为什么选择电动汽车

9:09 – 在斯坦福研究储能

15:05 – 谁创立了特斯拉?

34:10 – 创立Zip2

38:24 – 特斯拉创始人的离任

49:52 – Roadster工程

1:01:03 – 特斯拉的融资

访谈全文


埃隆:基本的模型是,你有10000个独特的部件。而你需要赌上10000次,不是9999次,是10000次。

约翰:每次都是全垒打。

埃隆:是的,看哪个因素最不幸运。我想强调的是,“不幸运”可能是指火车出轨,或者暴风雪,野火,公用设施中断;随便说,比如革命;因为某个随机的原因而停水;毒品团伙的枪战,我们碰到过一次这样的情况。

我们的卡车被缉毒局(DEA)扣押了,因为我们的卡车就在枪战现场附近。几年前,它导致了所有的生产暂停三天。因为卡车是在星期五被扣押的,然后,缉毒局没有开放,我记得直到星期一才开放。

卡车装着毛豆S后备箱铺设用的地毯。我们不能在后备箱没有地毯的情况下交付汽车,没错,会看起来很奇怪,因为你可以看到车身,这是不行的。

左到右:老马,约翰,凯尔文,伊莱

伊莱:我曾经把地毯拉出来过。如果交付的车辆就是这样,那就太糙了。

凯尔文:我们可能会抱怨投诉。

埃隆:是的,所以我们必须等到领回卡车。

伊莱:你有他们的号码吗?我一般不会听到这样的分享,但现在听到了,这真是个不可思议的故事。

埃隆:说实话,有太多不同的原因,你们可以想象。

凯尔文:你肯定有很多这样的故事

埃隆:供应链中断或内部问题的原因,完整的清单,长的让人发笑。

一 为什么选择电动汽车

约翰:好吧,我想花点时间,后退一步。我们在这里的原因是,对于特斯拉的初期,有很多错误的信息。你和我已经就此做过一些回顾,我想,现在是时候来澄清一些错误的信息了,让你说说,那些日子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我想退一步,先问问,是什么让你一开始有了进入电动汽车领域的愿景?我记得你曾说过你有一次约会…

埃隆:坦白说,我想她并不确定那是一次约会。那次是和克里斯蒂·尼科尔森,她是《科学美国人》的一名作家。

我想那次算半个约会吧,我记得我们一起出去吃饭,我一直在谈论电动汽车的话题。我记得我当时大概是20岁的样子。

是的,我问她,你觉得电动汽车怎么样?她说,不,我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我说,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约翰:那之后还有更多的问题吗?

凯尔文:还是就这么结束了?

埃隆:没有,她今天还是我的朋友。事实上,我想她计划几个月后会来奥斯汀。

我从高中开始就一直在思考电动汽车的问题。如果能解决续航问题,那就是汽车应该有的样子。

你考虑一下内燃机汽车,它需要一块电池和一个启动马达来启动。它需要一个电动马达和一块电池,只是为了启动。然后还有神奇的驱动装置,所有这些都必须能运行,才能让车子动起来。

然后,燃油生成的主要是热量,所以你得把热量排出去。然后还得处理有毒气体,而你处理有毒气体的能力是有限的。

这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内燃机汽车。人们会把内燃机汽车时代看成是一个奇怪的时代。古怪,古怪,很奇怪。就像我们在回顾蒸汽机外燃时代时,认为它很古怪。

巨大的蒸汽机在不停地工作,配合铲煤什么的,你今天肯定不想再坐这种交通工具了。它只能作为一种小众设施,出现在游乐园里,或者是怀旧铁路上。如果今天的世界仍然需要铲煤,那就太奇怪了。往外燃蒸汽机里铲煤,坐着它到处跑,这将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这就是未来人们对内燃机的看法,就和今天我们看待外燃机一样。

阻碍电动汽车发展的唯一因素是续航能力。而能量密度的基本性意味着,如果你有一辆使用铅酸电池的汽车,你的续航能力,可能是70英里。如果足够优秀的话,可能是80英里。

那么,如果使用镍氢之类的材料,你可以获得两倍的能量密度。同样质量的电池组,你的续航能力会达到大概160英里。

然后,如果你使用锂离子电池的话,锂离子电池有很多种类,锂离子电池是一个非常广泛的描述。但是,不需要使用超级高级的锂离子电池,在相同重量下,你就可以达到300英里的续航能力,大约四倍于铅酸电池的能量密度。如果你使用高级的锂离子电池,可以得到五倍的能量密度。

1803年,英国人理查·特里维西克制成了“伦敦蒸汽马车”,它是最早的载人蒸汽车辆之一,也是第一辆真正投入市场的蒸汽机车辆,能乘坐6人,最高速度27公里/时

伊莱:如果使用更高级的锂离子电池,经历更多的精炼。成本就会上升,价格就要上涨了,对吗?

埃隆:是的,如果你使用高能量密度的锂离子电池,你需要将阳极改为硅。把阳极换成硅,你可以急剧提升能量密度。

硅的问题是,它在充放电过程中膨胀和收缩得很厉害。而在这种膨胀和收缩中,它会碎裂,就像泥土裂开一样,可以这么类比。纯硅阳极的问题是,充放电时,它很难维系在一起。

你可以做的事是,在典型的阳极中,往碳里加入硅。碳的膨胀和收缩幅度非常微小,所以维持碳阳极很容易,也很容易让它的结构在多次充电周期中保持稳固。

然后,你可以在里面加一点硅,硅可以在碳基体中膨胀和收缩。但当你开始添加更多的硅,就越来越难维持阳极的结构了。

我们最高能量密度的电池会使用大约90%的碳,也许10%的硅,或类似的比例。

伊莱:这是一个很小的比例

二 在斯坦福读博的研究方向

埃隆:这是一个很小的比例。使用硅,早期续航寿命退化问题会明显一点点,它确实更难。

还有更高能量密度的电池,如果你有非常精确的阳极结构,就像一个化学沉积类型的过程。就像电路板一样,你把它打印出来,这样,在膨胀和收缩时不至于裂开。然后,就可以达到比我们的汽车高50%的能量密度。但这是非常昂贵的,它可能适用于长距离飞机,但对于汽车来说,经济上是不可行的,基本上就是这种情况。

唯一阻碍电动汽车发展的因素,就是续航能力。

我准备在斯坦福大学读博的时候,主要会在材料科学组,比尔·尼克斯将成为我的教授。我最后就是跟他谈的,我当时说,我想先搁置我的研究,但我可能会失败。如果我失败了,当我失败的时候,请允许我再回来。

他说,“当然,但我想,你不会再联系我了”。这就是我和比尔·尼克斯的最后一次谈话。

伊莱:哇,他早就预见到了

埃隆:这基本上就是我在斯坦福大学准备开始做的事情了,这是95年,就是如何解决电动汽车的能量密度问题。所以,我不是很晚才投身于电动汽车的人。

关键在于,早在高中时,我就在考虑电动汽车的问题。我20岁时约会时,也在谈论它。基本上,我从十几岁开始,就一直是电动汽车的支持者了。

而那就是我在斯坦福大学准备开始做的事情,如何让汽车利用某种储能系统跑得更远,而不需依赖于电池。

我在斯坦福的想法是,我记得,当时也有其他一些人在这一点上努力求索,但这不是必要的,是使用高级芯片制造设备来开发一个固态电容器,具有足够的能量密度,可以让汽车获得250英里的续航能力。

当时的想法是,如果能在高级芯片制造工艺上搭便车的话,那是每年花费几百亿美元的研发费用,来制造精确到分子水平的芯片,那么,也许你可以制造一个电容器,有足够的表面体积比。

而且你可以阻止电子穿透,如果你把绝缘体做得太薄,量子力学原理会让它们穿越过去。在分子尺度上,事情会变得很奇怪,量子力学是非常奇怪的。攻读物理学时,最后一年的量子力学课程比我所有其他课程的总和还要难,压力很大。

5月3日,特斯拉动力总成副总裁德鲁(中)在斯坦福分享他个人及特斯拉在电池和能源方面的进展。右:Yi Cui(斯坦福材料科学工程系教授)。左:Will Chueh(斯坦福材料科学工程系副教授)

凯尔文:你对固态的看法是什么?它能不能被解决?

埃隆:固态电容?

凯尔文:是的。

埃隆:我认为有可能制造出比现有更好的电容器。

实际上我不使用石墨烯这个词,因为它经常被用以胡说八道,但石墨烯可能提供一个有趣的途径,以创建一种高能量密度的电容器。

你必须要有很多层。你需要的是,对电子穿越缺口有极强抵抗力的东西。你需要一种很好的导电体,但同时也是一种基本上可以把电子穿越绝缘体的概率降到极低的物质。概率不会是零,但它必须是一个很低的数字,否则漏电量就会过高。

伊莱:让我们从小问题开始吧,比如电子的穿越。

埃隆:是的,世界在分子尺度上是疯狂的,你不能运用正常的直觉。

我认为它会变得非常奇怪,从概率的角度看,它具有惊人的可预测性,量子力学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可预测性。你只需要相信它告诉你的结论,即使它告诉你的结论,从宏观上听起来似乎不合逻辑。

但无论如何,我认为有机会可以制造一种具有极高能量密度的电容器。但那是我当时的想法,那并不是说,这个想法会成功。几年后,我可能会发现的是,我可以为知识之树添枝加叶,并完成一个博士学位,但实际上,最后这个设想并不现实。

其中一个可能的结果是,一个很大的可能性是,没错,你花费了这么多时间,这件事在技术上是不可行的,它在商业上是不可行的,这是浪费时间,那就很糟糕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95年开始决定从事于互联网。我在读大学的时候,我在想,还有哪些事情会对人类的未来产生最大的影响。

三 究竟是谁创立了特斯拉?

约翰:很明显,你追求了多个选择,对吧?

当你一开始加入特斯拉时,每个人都认为你不是创始人,每个人都试图纠正你的说法,“他并没有创立这家公司。”

那么,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因为很多人都认为,是其他人创办了公司,你是后来加入的。但显然,这不是事实。

埃隆:这不是事实。

人们这么认为的原因是,埃伯哈德一直在进行一场不间断的运动,试图为自己揽下创立特斯拉的专有荣誉。

他是我曾合作过的最差劲的人。这说明了一些问题,好吧?我曾经跟一些真正的混蛋合作过,好吧?某人要成为我迄今为止合作过的最差劲的人,这并不容易,这就是我要说的。

特斯拉的真正起源是在2003年,当时我和JB在埃尔塞贡多吃了午饭,我们聊到了电动汽车。JB说,嘿,你试驾过AC Propulsion的Tzero吗?我说,没有。

但我们谈到了电池技术,以及锂离子如何最终成就长续航汽车的出现。那个时候,我从未听说过艾伯哈德,从未听说过他们。

然后,我得到了AC Propulsion公司试驾Tzero的机会。我当时想,哇,这真是太酷了。一开始,我说,你们能不能为我造一辆Tzero?我愿意买一辆。

但他们不想再造一辆了。我就说,好吧。然后我说,你们真的应该把Tzero商业化,因为Tzero具有后来Roadster有的所有特性。比如250英里续航里程,0到60英里4秒加速。它是一台双门车,额,应该说,Tzero没有门。

你可以看到,Tzero和Roadster之间有相似之处,它基本上是一辆小型电动跑车。我试图说服那家公司的人,把Tzero商业化。我说,嘿,世界需要看到,有可能拥有一辆靠谱的电动汽车。

当时,我在SpaceX疯狂工作,努力将火箭送入轨道。我们还没有到达轨道,要到2008年,SpaceX才会进入轨道。总之,我一直推动AC Propulsion公司将Tzero商业化。

然后奇怪的是,他们不愿意做Tzero项目,但准备做一台电动版的丰田赛恩。我想,事实比小说更奇怪。

我说,伙计们,事情是这样的,动力系统中的电池,小批量生产将是非常昂贵的。不管怎么样,你可能会造出七八万美元的电动版赛恩,或者你可以造十万美元的电动跑车。人们愿意为电动跑车支付十万美元的费用,但他们不愿意支付八万块,只省了很少的钱。因为电池组和动力系统非常的昂贵。

我甚至说,听着,如果你们真的想做电动赛恩,我会出资10%,但你们必须找到愿意出资剩余90%的人。而唯一愿意像我一样出资10%的人是谢尔盖·布林(谷歌创始人)。所以这个项目就卖出去了。

然后我给汤姆·盖奇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说,听着,如果你们确定不想商业化Tzero的话,让我来做这件事,怎么样?我说,我会创建一家公司,把Tzero商业化。

然后丹说,如果你对Tzero的商业化感兴趣的话,他知道另外两个团队也有兴趣做这件事,问我想见见他们吗?

我一直都没见过第二个团队,但我见到的第一个团队是艾伯哈德、塔彭宁和赖特。艾伯哈德一直试图把伊恩·赖特也从历史中抹去,因为他们互相憎恨。

而他们所拥有的一切,基本上只是商业化的计划… 没有员工,没有办公室,没有知识产权,没有任何东西,真的没有任何东西,没有任何你可以称之为公司的东西。

你问,公司在哪里?我不知道,它在哪里?这是一个空壳公司,价值为零。没有员工,没有办公室,没有设计,没有知识产权,什么都没有,除了基本的商业化Tzero的想法之外。

而我在遇到他们之前,也有了这个想法。如果我没有遇到他们,我就会继续推进,和JB一起创建一家公司,把Tzero商业化,走自己的路。而这其实就是最终实际发生的事情,除了一路上不会有很多坎坷之外。

马斯克和JB,在特斯拉早期的日子,开着一辆Roadster “P1″。图片源:cleantechnica.com

但实际上,在大约一年之后,马丁·艾伯哈德和伊恩·赖特无法忍受对方,他们让我选择,哪一个离开公司。基本上,他们不能在同一家公司工作,我必须从他们中选一个。

然后我和JB谈,我问,哪个是最不坏的选择?最终,好吧,我们和伊恩·赖特说再见,留下马丁。

无论如何,我认为关键点是,当有人说你在投资一家公司时,我提供给公司的钱,是最不重要的东西。当时没有公司,如果我没有遇到他们,我就会继续推进,创建特斯拉公司。我想,它会和今天的特斯拉没有什么区别,你将无法分辨其中的差别。

我认为,在早期我们也可以就此避免很多戏剧性的问题。如果在一件事情上,可以让我回到过去,我希望我从未见过马丁·艾伯哈德。他绝对是最差劲的,如果我还没表达清楚的话,最差劲的,最差劲的。一个为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邀功的人,面目可憎。

凯尔文:很明显,如果你有一台时间机器,可以回到过去,不和他共事。

埃隆:是的,太棒了,那当然可以省去大量的痛苦。

凯尔文:然后只和JB合作。

特斯拉这个名称和标志,对许多车迷来说意义重大。请帮助我们了解,谁想出了特斯拉这个名字,当时有哪些替代方案。以及,特斯拉还是否会被称为特斯拉,如果你和JB一起创业,而没有遇到马丁的话?

埃隆:“特斯拉汽车”,也就是当时的名字,它的商标,实际上是由一个住在萨克拉门托附近的人持有的。特斯拉汽车的商标,就像我所说,是由某人持有,而不是我们。

一开始,事实上我们似乎不能使用这个商标。谁想出了“特斯拉汽车”?我们向他购买商标的那个人,那个家伙。不是他想出来的,是他申请的商标,好吧。

他不回应任何人,任何联系。所以,我把马克·塔彭宁派去了。虽然他是马丁最好的朋友,他仍然是一个超级友善的家伙。我派马克·塔彭宁去坐在那个家伙的门口,不离开,直到我们得到特斯拉汽车的商标。

就是他想出来的。我忘了他的名字,但记载在商标中。你可以查一下商标的历史,那就是想出“特斯拉汽车”的人,那个家伙。

凯尔文:但你是如此喜欢这个名字,所以你坚持不懈。你派马克坐在他家门口,是吧?

埃隆:是的,我记得我们为这个商标支付了75000美元,这在当时是个大数目。

我认为,值得强调的是,马丁·艾伯哈德比我大一些。他在我之前,有成功的创业经历,而且他有很多钱,他是不愿意拿钱去冒险。他并不穷,他在伍德赛德有一栋价值一千万美元的房子,好吧。他只是不愿意拿自己的钱去冒险。

而我不一样,我愿意用自己的钱去冒险,最后我赌上了我所有的钱。值得强调的是,这不是某个可怜的创始人被大资本家打压了,这是他试图描绘的场景。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匹配我的投资额,他只是不愿意。

约翰:什么时候开始,你看到了危机的出现?你加入了他,他入伙了…

埃隆:然后,我说服了JB加入。

我希望我们曾走过的终极路线是这样的,如果AC Propulsion公司不曾提到还有其他两个团队对商业化Tzero感兴趣,那么我就会直接和JB一起推动商业化Tzero,少去很多戏剧性的问题。那就是我希望出现的路线。

我在这里犯的道德错误是,我只想吃自己的那块蛋糕。我当时想,好吧,我需要做SpaceX公司,但我也很想做一家电动汽车公司。我怎么能只吃自己的蛋糕呢?

合适的是,如果我让别人来经营汽车公司,而我只负责整体的技术和设计,产品方面的事情。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产品方面的事情,而不是当老板,我根本不喜欢当老板,但我喜欢工程和设计问题。

我想,好的,我就只做我喜欢做的事情,也就是产品和设计,然后让别人来做CEO,处理所有CEO该处理的琐事。不幸的是,这并不奏效。

凯尔文:因为你曾经有过一个CEO,但并不成功。

埃隆:没错,事情发展到2007年中,终于有了结果。在汽车的成本和就绪状态上,马丁对我撒了个大谎。

而我实际上给了他一个机会。我说,马丁,这辆车的成本是多少?多少钱,基于我们目前的追踪?它是不是比我们的卖价还高?

我实际上是知道答案的。因为有一位投资者加入了,他盘算了成本。那个投资者告诉我,嘿,伙计,他加起来的数字,最好情况下,Roadster的长期成本是18万美元。我记得我们的售价是8万5千美元。你没法支撑量产。

伊莱:什么钱能支撑呢?

埃隆:是的,Rivian现在就有一个问题。

我说,好吧,这太混乱了。那位新来的投资者还说,汽车的大约三分之一可以运作,大约三分之一工期延误严重,还有三分之一,根本就无法运作。

哦,我说,好吧,这太糟糕了。我给马丁打电话说,马丁,这车的成本是多少?他说,他不知道。我想,好吧,他完全就是在撒谎。

因为我问了,你有没有告诉马丁这件事?他说是的,我告诉了马丁。然后,我就给马丁打电话,问他车的成本是多少。

“哦,我不知道”

“你确定吗?”

他对我撒了谎。我想,就这样吧,他不能再当CEO了。我们开了一个董事会,我们一致同意解雇他,包括他在董事会中任命的人。当时,我们还没彻底了解情况,我们让他继续留在公司,但他从2007年7月起就被解雇了。

然后,我还是不想成为公司的CEO,我任命了一个临时CEO,但可以说,从2007年7月起,我是事实上的CEO。因为引入了一位临时CEO,这位临时CEO对汽车一无所知,所以我不得不增加对特斯拉的时间分配,帮助新任CEO解决问题。这一切,都发生在我们即将进入2008年的时候。

我非常不希望成为CEO。说白了,我第一天就可以当上CEO。从第一天起,我就拥有多数股权。我现在是CEO,如果我想当CEO,我可以随时让自己成为CEO,不需要任何阴谋诡计和手段。我可以直接说,这个CEO是我买下来的。正是因为我不想当CEO,事情才变得麻烦了。

我们有了一个临时CEO,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几个月。然后我们在2007年做了一次CEO搜索,唯一愿意答应的人是Ze’ev Drori。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记得Ze’ev Drori。

我很喜欢Ze’ev,他很无畏。唯一同意担任特斯拉CEO的人,是一个在以色列伞兵部队呆了三年的人,而且天不怕地不怕。Ze’ev加入公司,成为了CEO。但从性格的角度来看,他的性格与团队的其他成员并不融洽。

Ze’ev Drori(右)

在Ze’ev担任CEO,而我成为事实上的联合CEO的约6个月后,因为他对电动汽车一无所知,他是一位来自于芯片行业的技术人员,团队造反了,他们说,如果Ze’ev继续担任CEO,我们都要离开了。

我说,好吧。然后我说,你们能不能至少坚持一下,让我们完成一轮融资?因为那是2008年中,大概2008年7月,我们需要完成一轮融资。你们能不能坚持到那时候?他们说,好吧,我们再坚持几个月吧

然后我们基本上是在2008年的夏天,尝试募集资金。我们有条款表,但市场在2008年9月左右开始断崖式下跌,所以条款表从没变成真正的投资协议。然后有一群想投特斯拉的投资者,自己也破产了。他们并不是对我们有所隐瞒,他们只是努力保证自己不破产。

雷曼兄弟公司,贝尔斯登公司,轰然倒下。还有一些大银行也会倒下,如果没有政府的干预。总之,高盛领投了这一轮。2008年9月的时候,很明显,这轮融资不可能发生了,市场在暴跌。

然后我就跟Ze’ev说,Ze’ev,我得把我所有的钱都投进去,我所有剩下的钱。这意味着,我必须要当CEO,我必须把我所有的筹码都放在桌子上。Ze’ev说,我完全理解。然后我说,好吧。

从技术上来讲,我从2007年中开始担任CEO,在2008年底正式成为CEO。伙计,太戏剧性了。

那是噩梦般的一年。那一年,SpaceX的第三次发射失败了。我们只有足够的钱进行三次发射,三次发射以后,我们就没钱了。我的婚姻分崩离析,我在办理离婚。特斯拉的融资回合破裂了,我们离量产还远着呢,然后就是经济大衰退。

派对开始了,真是好时光啊。

凯尔文:完美风暴啊,伙计。

埃隆:是的,太残酷了,至少可以这么说。

最低的低谷,那是地狱般的日子。

伊莱:我可以问个问题吗,当你接任CEO的时候,这段历史很多人都不知道,我想从来没有见过记载,产品开发的具体情况怎么样?当你接手时,产品制造的进展如何?因为我想,很多人有这样的误解:你出现时,产品已经完成了。

四 创立Zip2

埃隆:不,我从一开始就在监督这个产品。就像我之前提到的,我的角色实际上是首席产品官。令人困惑的是,通常担任首席产品官的人,并不是投资者。人们会感到困惑,你到底是什么身份?而我,其实两者兼有。

而且投资是最不重要的部分。只是我相信,如果你要开公司,就应该把你自己的钱投进去承担风险,不管别人的钱怎么样。我认为这是道德上正确的事情。如果你不准备投自己的钱,那你为什么还要让别人来投他们的钱呢,这是不对的。这就是我投资的原因。

而我的第一家公司Zip2,我当时没有钱,所以我不能投资Zip2,这就是为什么。、启动Zip2,就在95年,我搁置了斯坦福大学的博士研究。我当时有十万美金的学生债务。而因为我没有开始斯坦福大学的学习,这意味着我没有资格住在学生宿舍,我失去了我的学生津贴。

我只有两千块钱,有超过10万美元的学生债务,还有一台电脑。95年的那个夏天,那年夏天,我写了互联网上的第一份地图、指南、白页和黄页。我自己写的。

约翰:这太帅了。

埃隆:是的,这太帅了。

他们问,你用的是什么网页服务器?我没有用网页服务器,我只是直接读取端口,我没有时间在一个进程和另一个进程之间移动数据,直接读取端口就可以了,为什么需要一个服务器?通过8080端口,问题就解决了。

总之,我没有钱。我弟弟来入伙的时候,他有5000美元,这在Zip2时代,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我们找到了一个阁楼式的办公室,屋顶上有个洞,地板上堆满了水,地毯都被弄脏了。但我想,加州不经常下雨,所以我们从附近的地毯店买了一块打折的地毯,然后买了两个床垫,就睡在办公室里。然后我们重新装修,使它在白天看起来很正式。

曾经,我们只有一台电脑,所以网站在晚上不能运行,因为我要在晚上写代码,而网页服务器在白天运行。

我们上网的方式是,楼下有一家网络服务提供商,我就在天花板上铺了一条网线,我在地板上钻了一个洞,让网线穿过天花板上的瓷砖,然后把它插到楼下的网络服务提供商那里。

最早的Zip2总部,430 Sherman Avenue in Palo Alto, California。图片源:levelup.gitconnected.com

凯尔文:他们不知道。

埃隆:不,他们知道。他们说,如果你直接接入,我们会给你一个非常便宜的价格。所以我没有去弄许可啥的,我只是在地板上钻了个洞,把网线拉下去,直接接入。所以,我们不需要买T1或路由器,就可以上网了。

然后,我弟弟来的时候,我们想办法弄到了第二台电脑,然后就可以让一台电脑运行,同时我可以在另一台上编程了。

我们甚至没有一个公寓,我们基本上都去埃尔卡米诺的基督教青年会洗澡,步行就可轻松到达那里。这只是为了让你们感受一下,我们一开始多缺钱,我们什么都没有。然后,我们在Jack in the Box吃饭,如果你知道Jack in the Box的话。

五 特斯拉创始人的离任

约翰:是的,但有一件事我想弄清楚,所有创始人的历程是什么样的?

显然,艾伯哈德被解雇了。JB和其他人怎么样了呢?他们的历程是怎么样的,他们的角色…

特斯拉联合创始人马丁·艾伯哈德(右),马克·塔彭宁(左)

埃隆:我认为,准确地说,特斯拉有五个联合创始人。即使我解雇了埃伯哈德,他显然也是这五人之一。伊恩·赖特也应该被认为是这五个人之一。

公司基本上什么都没有的时候,都有谁在那里?就那五个人。

最后,至关重要的人是JB和我,没有我们,就不会有成功的特斯拉了,它甚至不会投入生产。

我认为,这一点的证据在于,嘿,我们解雇了马丁,并给了他一堆钱。很好,创办一家汽车公司。他这么做了,尝试了,但并没有成功。所以,如果你是真的很棒,为什么没成功呢?

为什么没有人跟他一起离开?如果有人很棒,他们离开的时候,厉害的人会跟他们一起离开,一直如此。但没有一个人离开。如果你想弄清楚真相,有谁跟随他?没有人跟随?好吧。如果他是好人,而我是坏人,为什么他们会跟着我?

没错,在硅谷,一个顶尖的工程师有17个工作机会,他们可以去任何地方工作。如果他们对自己的老板没有敬意,他们会去其他地方工作。

坦率地说,人们本可以得到比特斯拉提供的更多的钱,而且风险更小。他们可以去苹果或其他公司工作,赚更多的钱,风险更小。但他们没有这样做

今天,特斯拉和SpaceX被毕业的工程师评为最想去工作的地方。为什么呢?

明确一下时间线。电动跑车的概念,应该归功于的公司和个人,是AC Propulsion公司和Tzero,他们应该得到很多赞誉。

艾伯哈德永远也不会提到这一点,这也是一个不好的迹象。仿佛,这一切全来自于他的大脑。

我说,不不不,Tzero来自AC Propulsion,Tom Gage和Alan Cocconi生产了一辆电动跑车。然后你采纳了他们的想法,并说让我们把它商业化。是的,很好。我也独立地想到,让我们把它商业化吧。据称,还有一个别的团队也有这样的想法,让我们把Tzero商业化吧,因为AC Propulsion公司自己不愿意做这件事。

但从一开始,我就在监督产品的开发。事实上,埃伯哈德把汽车的很多问题都归咎于我,说哦,汽车之所以昂贵,是因为埃隆坚持要做所有这些事情。

好吧,如果我在控制产品设计的细节,但我也和它没什么关系,到底是哪一条呢?我不可能两条都占着。我不可能因为对汽车设计进行微管理而受到指责,但同时又与它无关,这两个观点是不相容的。

那辆车的每一寸都让我痛苦过。帕萨迪纳设计学院给了我一个荣誉学位,因为我在Roadster上的工作。这就是我为它付出的心血,大量心血。

但生产方面的问题,我实际上写过一篇文章。我不知道你是否… 它发表在某个地方。特斯拉的早期历史,一篇博客文章,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到过。

六 电动跑车Roadster的工程问题

埃隆:你可能可以从一台古老的电脑上找到它,关于特斯拉的早期历史。

我刚才想详细解释,事情曾是多么的混乱。汽车的核心产品设计本身,我认为是很引人注目的,但埃伯哈德所做的,关于如何生产汽车的商业决定却是糟糕的。

在许多疯狂的决定中,包括把电池生产外包给泰国的一家烧烤工厂。是的,我相信他们可以做出很棒的烧烤,但他们不知道怎么生产高级的锂离子电池组。

伊莱:但这好歹是一家工厂。

埃隆:嘿,这是家工厂,没错。

约翰:我们甚至不确定它是不是真的,对吧?

埃隆:没错。

电池是日本制造的,然后被运到泰国,然后被装入电池组。然后再上船,送到英国,装入汽车。然后,那辆车又被船运到加州,也就是最初的市场。

这就建立了长达5或6个月的供应链。如果电池包的销售出了任何问题,你马上就会有半年的电池包库存,以及无法运作的汽车,基本上这就是会发生的事情。

泰国的烧烤公司完全无法生产电池组,他们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这么多戏剧性的问题。

马丁不想改变AC Propulsion设计的电机尺寸,或电力电子设备尺寸,这就要求有一个双速变速器。我们曾经三次尝试生产双速变速器,三次都失败了。我记得,为了生产双速变速器,我们花了1000万美元。

 

从Tzero到Roadster,再到Model S

在我们解雇马丁之后,我说,我们要把马达做得更大,把电力电子设备做得更大,去除双速变速器。去除变速器,直接使用直驱,我们需要差速器,基本上需要一个转速减速器,但你不再需要离合器。所以,我们把马达变大了,电力电子设备变大了,取消了变速器,然后就没有变速器了。

最早投入生产的几辆汽车,它们仍然有那个蹩脚的双速变速器,只是固定在一档,所以它的最高时速是65英里左右,而且有可能会卡住。

车身面板被外包给一家完全没能力制造碳纤维车身面板的公司。当我访问路斯特公司时,我问了他们认为的十大风险。他们说,哦,你的车身面板供应商会失败的。我说,你说什么?

这是一个星期五,我说,那我们现在就去那里吧,现在是周五晚上,我们就去了那个生产车身面板的地方。模具都是错的,都是错的,它们不适配。每个车身面板都要手工调整,在模具中进行生产。模具是错的,流程是错的,你不得不手工制作每一块车身面板,使其勉强适配。

即便如此,车身面板与后备箱的缝隙也非常糟糕,你真的可以把你的拇指塞进缝隙里,混乱超乎想象。我想,好吧,这些人做成事情的可能性为零。

然后,我们不得不把车身面板的生产转移到法国的Sotira公司,我最后在法国工作了几个月,为车身制造新的模具,我们不得不为整个车身重新开模。Sotira有能力生产车身,但你还是需要重新开模,我们不得不为整个车身重新开模。

让我们看看,我们改变了车身的生产,我把电池组的生产转移到门洛帕克,基本上转移到了湾区,严格来说,我想当时是在圣卡勒斯。并将总装转到埃尔卡米诺的汽车经销商,福特汽车经销商。如果你看《电动汽车的复仇》,你可以看到其中一些场景。

我们在圣卡洛斯生产电池组,同时也生产电机和电力电子设备。基本上我把电池组,电机和电力电子设备的生产都内包给了特斯拉,这样我们可以快速迭代,并且实际上已经得到了一个可行的设计。因为设计必须是安全的,可靠的,而且不能花太多钱,否则就没有意义了。

是的,车身、电机、电力电子设备、变速器改成单速,车子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变了,我们不得不对公司进行资本重组。花了大约两年时间,我们才真正开始生产,从2007年中到2009年中。

凯尔文:不过,Roadster的最初设想是什么?你们显然碰到了生产问题,但你有一个构思的最初设想。现在回想起来,你说使用Roadster车身是个错误,因为有太多的妥协。

埃隆:你说的是Elise车身吧?

是的,特斯拉汽车的诞生有两个错误的假设。一个错误的假设是,可以使用AC Propulsion的动力系统技术,而且可以使用路特斯的Elise,并轻松地将其改装为电动的动力系统,基本上,就是把AC Propulsion的动力系统塞进Elise。

让路斯特公司负责生产,把一切都外包出去。我记得马丁认为,员工的最高人数将是35人,就是这样。这听起来很不错,尤其是当时的我主要来自于软件的背景,我觉得很好,听起来不错。

不幸的是,这些都没有成功。AC Propulsion的技术在成品车上是不可行的,而且他们使用的是模拟的电力电子设备,随着温度的变化,汽车可能正常运行,也可能无法运行,或者,以非常不同的方式运行。因此,我们设计了我们自己的数字电力电子设备,这样汽车的表现就会一致。

我们最终没有采用AC Propulsion的电机设计,我们改变了电机设计。我们最终没有使用任何AC Propulsion的技术,这是一方面。

然后,Elise的问题是,一旦你在汽车上增加一个大的电池组,汽车的质量就会比Elise重40%,这让Elise的整个结构设计都失效了。电池组不能适配,我们不得不拉伸底盘。质量分布也是完全不同的,就像我说的,所有的碰撞测试都失效了,所有的结构设计都失效了。

基本上,我们正在重新设计一切,但仍然受到Elise的限制。它有点太小了,这是个问题。你甚至不能使用空调系统,因为空调是皮带传动的,我们需要一个电子化的空调系统。所以我们甚至没法使用这个系统。

最后,我记得这款车可能有复用了Elise4%或5%的零件。基本上,它比我们从一个干净的设计开始更糟糕。

这有点像,你心里有一所中意的房子,但你不是在一块新的土地上建造这所房子,而是拿了别人的房子,然后你把所有东西都推倒,除了一面墙和地下室,就是面积和一堵墙。然后,你努力建造你的梦想家园,但是基于别人的基础。

这不是一个好主意,这比你从头开始设计花费更多,这是个问题。

伊莱:你中途有没有考虑过放弃这个车身?还是说,因为资本的沉淀,已经太晚了?

埃隆:你说的放弃车身是什么意思?

伊莱:我的意思是,完全不使用Elise。

埃隆:没错,有一次,我告诉JB,我说,我认为我们不应该与路斯特公司合作,我们应该直接自己做这件事。

JB说,好吧,我们根本不知道怎么造车。这就像,我们刚从关于造车的想法起步,开始了解如何学习。

理论上,这是一家已经存在了50年历史的汽车公司,应该有很多的专业知识,比那些从来没有造过车的人要多得多。但是因为路斯特公司会有时不时的财务困难,当他们遇到财务困难时,他们就会对特斯拉公司下手。

因为如果你是路斯特,你可以选择涨价,或者让我们从特斯拉那里榨取资金,他们就会从特斯拉那里榨取资金,他们从特斯拉那里榨取了大量的资金。而我们没有任何选择,实际上不可能… 我们没有选择,我们被困住了,生产汽车的唯一途径是与路斯特公司合作。当他们向我们提价时,我们也无能为力。

但不管怎么说,经过这一切,我们设法把车的成本降低了,从之前的18万,我记得降到8万左右,大约在2009年中。通过重新设计和重构基本上整个供应链,除了极少数例外。把汽车的成本降到售价以下,是极度困难的。

然后,我们提高了汽车的价格,我记得,我们的平均销售价格可能在11万到12万左右。我们因此能够达到25%的毛利率,但是有很大的困难,实际困难难于地狱。

伊莱:没有人可以说,特斯拉不是升值的资产,仍然有相当多最早的Roadsters收藏。

我很幸运地买到了523号,电子蓝,这辆车,你们为车主重新喷了漆。我想他把车停在某个停车场,有人撞了他,你们就为他重新喷漆了。真漂亮,真漂亮。

埃隆:是的,我们一开始的时候有一些挺狂野的颜色。因为这些车都是一次生产一辆,你可以把它们刷成各种有趣的颜色。曾经,我们有一个非常鲜艳的橙色。

特斯拉Roadster Sport 2.5

一开始,生产是极度困难的,利用那家不能生产车身,已经破产的公司的第一套模具,我们生产了五个车体。每个车体都需要大量的手工调整,而且因为有巨大的车身缝隙,看起来基本就像是垃圾。但只有五个,真的五个。前五辆生产的Roadster车身,来自于旧的模具。

然后我们就过渡到Sotira,S-o-t-i-r-a,法国公司,转而使用他们的模具制造车身。他们实际上做得很不错。

我记得,我不得不跟他们的生产团队聊,让他们更努力干活,比他们通常的工作更努力。我是说,他们的工作热情很高,但我说,你们能不能先别去度假?因为否则我们的公司就会死掉,这基本上就是我的演讲的缩略。

他们竟然说好的,我们会留下来生产车身。他们非常友善,推迟了他们的假期,并投入了大量的时间为特斯拉生产车身。这就是Sotira,很酷。

蒂莫西·沃特金斯也值得赞赏,蒂莫西·沃特金斯是让这一切得以运作的关键。

凯尔文:JB的作用很关键,他成功的让电池不再起火,对吗?

埃隆:是的,JB,还有德鲁·巴格利诺,有不少真正顶尖的人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不是说电池不会起火了,只是,如果电池的一角着火了,它不会进入热失控状态,并导致其他电池起火。

为了实现这一点,必须要采用液冷,来保持电池温度均匀。然后你就碰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你希望采用某种导热的,但又能隔离电的材料。这两者通常是一致的,如果某样东西是导热的,它也往往是导电的。所以要设法找到某种材料来冷却或加热电池组,但又不造成短路,这是很困难的。

然后,Roadster的早期电池组,冷却管没有设计回路,我们只用了一根直的冷却管,这样,电池和冷却管之间没有太多的接触。

无论如何,我们基本上做到了,没有出太多问题,但它需要大量的迭代,并在湾区由我们自己生产电池组。

约翰:造车最贵的地方。

埃隆:造车非常昂贵的地方,但实际上比外包给泰国的烧烤公司要便宜,因为这实际上是可行的。

我们最初的电池组设计是极度错误的,因为它即使遭遇了事故,也必须能保持正常,它在事故中也必须足够健壮。

七 2008,噩梦般的一年

约翰:在那些早期日子里的任何时候,显然,破产之魔几乎一直在敲着门。

埃隆:破产之魔实际上是在2008年来敲门的,但在那之前并没有,因为我有来自贝宝的钱。

只是当我贝宝的钱用完,而市场也进入了经济衰退,这时破产之魔就来敲门了。因此,从2008到2012,破产之魔是经常来敲门的。它只是站在外面看着,“我们在这里”,“我们还在这里”

约翰:有没有某个时候,你想过说,这是一个坏主意,我只是需要… 专注于SpaceX,或其他的项目,在这四年里?

埃隆:我做出的最艰难的决定之一是在2008年。我记得贝宝收购的钱只剩下了4000万美元。

好吧,我可以把所有的钱都投给SpaceX,或者全部投给特斯拉,增加其中一家的生存概率。或者我可以平分投资。但对我来说,公司就像孩子一样,它不仅仅是一家公司。这有点像,如果你有两个孩子,你怎么可能真的说,好吧,我们要让其中一个孩子挨饿。

我没法说服自己,我一定想要这家公司死去,或者说那家公司肯定会死,最后我把钱平分了,把2000万美金给了特斯拉,2000万给了SpaceX。但这可能是一个超级愚蠢的决定,两家公司都可能因此而破产。

当时我想,如果两家公司都破产,那就太糟糕了,因为我平分了救济粮。

但后来幸运的是,SpaceX的第四次发射进入了轨道。如果第四次发射失败了,SpaceX肯定会死。

然后,我们在可能的最后一天的最后一个小时完成了特斯拉的融资回合,也就是,2008年12月24日下午6点,疯狂。

唯一愿意投资的人,是特斯拉现有投资者中的一小部分。是的,有Antonio Gracias,Ira Ehrenpreis,Steve Jurvetson。我想可能还有其他一些人,但这是三个主要的。

然后是VantagePoint,这是这个世界上最差劲的风险投资公司。还有Alan Salzman,他是仅次于马丁·艾伯哈德的混蛋,他想让特斯拉破产,这样他就能对公司进行重组,这就是他的策略,真·混蛋。

Alan Salzman,VantagePoint的联合创始人和CEO

无论如何,他们拒绝允许我们进行股权融资。我们尝试进行一轮股权融资,他们阻止了股权融资。

Salzman和VantagePoint,鲜为人知的事实,在2008年12月,故意想让特斯拉破产。他们的邪恶计划是,公司会破产,然后他们就会把股权清零,重组并拥有整家公司,真·邪恶。

是的,邪恶但也很蠢。因为汽车公司一旦破产,你就会失去客户对你的信心,人们就会说,这家公司破产了。供应商就会说,啊,这家公司破产了,我不想再为你提供零件。他们邪恶的计划失败了。

总之,友善的投资者同意匹配这2000万,因此,特斯拉将获得4000万美元的资金。但因为这不能是股权融资轮,它必须是一个可转股债权轮。因为Vantage Point对股权有封锁权,这基本上是一些艰深的知识。

这对于风险投资者来说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他们不是债务投资者,他们是股权投资者。他们必须去找他们的合作伙伴,为特斯拉争取一个例外,说,这是可转换为股权的债务,而只有在未来某个时候Vantage Point同意的情况下,才可以转换为股权。

伊莱:这是个艰难的投资头寸

埃隆:是的,尤其是当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正在经历破产。

我试图筹集外部资金,人们甚至对我提出要求而感到生气。我通过打电话,为特斯拉筹集资金,在那个2008年的12月,我们获得的外部资金为零,因为有很多公司都在经历破产,根本没有人关心。

我们终于设法通过一个可转换债务轮筹集到了资金,基本上与我投入的资金相匹配,那是我的一切,之后我什么钱都没有了。

在2008年底,我甚至也没有房子,什么都没有。我的前妻拥有房子,我基本上什么都没有,然后我不得不通过借钱来支付租金。真正的没钱,是的没钱。

(以上)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瓦砾村夫

gh_505e29185a72
看瓦砾村夫翻译的马斯克访谈、演讲和问答,完整了解真实的老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