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痛苦”有多苦?鲍威尔:更多美国人正在饿肚子

商业

图 路透/Andrew Kelly


自5月以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他对货币政策–一个似乎与日常生活脱节、难以搞懂的主题–的一些例行评论放在通胀对家庭的影响上,以及把通胀控制好之所以如此重要的原因。


上周四公布的新数据以戏剧性的方式体现出鲍威尔的观点,数据显示,4月到6月用于家庭消费的“实际”食品购买额比先前三个月锐减了335亿美元。这使得整体国内生产总值(GDP)削去将近三分之二个百分点,也是这个项目有纪录以来对整体经济造成最大的拖累之一。美国第二季度GDP环比年率为萎缩0.9%。


食品支出的数字会根据物价上涨的影响而调整,这意味着美国人在走出杂货店和街角的市场时,篮子里的东西实际上变少了,尽管在名义上他们多花了近60亿美元来填饱自己和家人的肚子。


美国统计局最近对家庭的调查数据显示出更加严峻的问题:随着今年食品价格上涨,更多人正在挨饿。鲍威尔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间接提到这样的事实。


“他们会去杂货店…很多情况下,他们的薪水已经不足以支付他们习惯采买的食品。我们正看到食品消费出现实际的、真正的下滑,”鲍威尔表示,“这非常不幸。”


他的评论可能是指食品的采购量,而不是消耗的卡路里,尽管通胀给消费者带来的财务压力也可能涵盖这一点。


向统计局调查员报告自己家里的“东西有时或经常不够吃”的人的比例,已从2021年春季8%左右的近期低点,上升到上个月的近12%。此一涨势追随食品价格升速。


根据统计局的家庭脉动调查(Household Pulse Survey),说自己苦于支付“惯常家庭开销”者的比例今年已经稳步上升到40%,而2021年春季为26%,这反映出疫情援助计划效果之好,以及一般民众对通胀的感受之深。


这些结果,再加上最近整体消费支出的增长放缓,表明强大的家庭资产负债表帮助整体经济免于落入衰退的说法,在面对20世纪80年代以来最快速的物价涨势时,可能站不住脚。


拜登政府已表示把控制通胀的任务交给美联储。但是在期中选举即将到来之际,他还是处于守势,物价仍在快速上涨,即使有低失业率的加持,公众信心依然低迷。


反映经济活动的数据越来越弱,很可能在某个时候,聘雇也会出现同样的放缓趋势。


“经济扩张看起来越来越乏力与不堪一击,”瑞银首席美国经济学家Jonathan Pingle上周表示,“事实证明,消费者的韧性”低于一些分析报告的预期,这些报告认为,随着物价上涨,疫情期间储存的大量超额储蓄将广泛支持经济增长。


经济动力似乎正在快速流失,虽然消费疲软可能有助于美联储实现其降低通胀的目标–对商品的需求减少应该意味着物价压力减小–即使迄今为止出现的疲软信号,也开始引发人们反对美联储以强硬姿态应对通胀。


美联储在7月政策会议上再度升息75个基点,而且鲍威尔表示,在物价涨势以“令人信服”的方式放缓之前,还会继续升息。


目前为止,鲍威尔尚未暗示,因为经济正在放缓美联储准备在通胀之战中让步。经济放缓部分原因在于整个经济中价格上涨带来损害,特别是对无力支付更多必需品的家庭。


但如果经济严重放缓,到了某个地步,那些在杂货店排队结帐时感到拮据的人,将成为在经济衰退中失去工作的人–而能以多大的就业风险换取多少额外的通胀控制,其取舍将引发更多争论。


争辩可能已经展开,对鲍威尔前一阵子再获任命表达反对的麻州民主党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认为,美联储的做法已经变得“危险”,一些鲍威尔的支持者也表示他们认为他走得太远。


“如果他们继续在鹰派路径上走得更久,很有可能发生衰退。这将是一个重大的、可以避免的政策错误,”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研究主任Josh Bivens表示。他认为,所造成的损害将“远远大于个位数通胀率带来的害处。” 


文章来源:路透财经早报(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