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也利率、败也利率,澳洲楼市由盛转衰

商业

图 路透/Swati Pandey


今年4月,澳洲房屋修理工Reis Saki将他父母位于墨尔本郊区的房子挂牌出售,希望能尽快脱手,以便能搬到离家人和医疗服务更近的地方。


但六周过后,央行已两度加息;尽管要价比该地区类似房产的平均价格低10%,却没有人要买,他只好取消卖房。


“就是没人要买,根本没有,”45岁的Saki在电话中告诉路透。“我当时真的急坏了。”


他的经历反映出澳洲2万亿澳元(1.40万亿美元)楼市的局面急转直下。澳洲楼市在疫情期间大涨,之后进入了许多经济学家所说的衰退期,因澳洲央行决心压制失控的通胀而积极加息。


单是2021年,与疫情有关的储蓄和刺激性付款就协助全国房价大涨了25%。但如今在大多数主要城市,拍卖的房产中只有一半多一点在卖出,低于最近3月时的四分之三。


根据CoreLogic的数据,悉尼的房产价格自4月以来下降了4.7%,降幅为40年来最大。


AMP首席经济学家Shane Oliver表示,“30年前的高利率变成最近的低利率,造就了一波房市荣景,如今正好反过来。”


由于澳洲政府警告说通胀尚未触顶,大多数经济学家预计未来几个月会有更多的加息,下一次加息预计将在周二进行。


**卖家承压**


卖家正面临着多种不利因素。经济学家表示,由于房主通常倾向于在春季出售房屋,下个月上市量的激增可能会加剧压力。


同时,根据法院数据,在受疫情影响的房主推迟还贷后,贷款机构已经恢复了“抵押执行”活动,如申请收回违约人的房产。


在2022年1-6月,澳洲人口最多的三个州的房产收回申请总数为997件,比去年同期增长56%。借款人的支持者说,这仍然远远低于疫情前的水平,但预示出抵押贷款的压力。


SQM Research表示,带有“占有抵押权人”或“银行强制出售”等字样的房产广告在利率开始上升前的4月份创下了历史新低,从疫情前的约15,000条下降到5,500条。到7月中旬,这个数字已经上升了10%。


SQM董事总经理Louis Christopher说:“我们处在一个新的环境中,利率在上升,我们不再有那些暂缓偿还贷款规定,所以我们的预期是,这些数字将大幅上升,至少要回升到COVID之前的水平。”


四大银行–澳洲联邦银行(CBA)  、澳洲国民银行(NAB)、西太平洋银行 、澳新银行(NAZ)表示,他们没有遇到抵押执行数量增加,这表明这一变化是由非银行和次贷机构推动的–这些机构向风险较高的客户提供贷款,收取较高费用,占市场的四分之一。



文章来源:路透财经早报(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