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张无人化商业运营牌照背后的升级、落地与赛跑

商业



75日,凌晨三点,美国坦佩市中心,一辆正处于自主模式的捷豹SUV改装的Waymo自动驾驶汽车面前,一位行人迎面冲来。让车内安全员意外的是,在他刚刚切换手动模式绕过了行人后,这位行人却直接跳上汽车的引擎盖,砸碎了挡风玻璃。


美国用户对Waymo的敌意并非个例。


仅仅四天后,一群滑板爱好者再次在旧金山围攻了Waymo汽车:数十人挤在车身周围,一些人爬上车顶与后备厢跳舞,一些人坐上了Waymo车顶的传感器之上,甚至还有一些人干脆在Waymo的车身上喷漆攻击。


对于自动驾驶的敌意,正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美国蔓延。


同一时间,一万公里之外的中国,另一场关于自动驾驶的风暴正在同步上演:8月初,重庆、武汉两地政府部门发布自动驾驶全无人商业化试点政策。同时,重庆与武汉相继向百度发放了全国首批无人化示范运营资格。


翻译一下,就是在重庆与武汉,百度的自动驾驶,可以在没有安全员的情况下,为用户提供商业化的自动驾驶出行服务了



看似是两件毫不相关的产业新闻。但他们的另一面,则是中美自动驾驶竞赛的缩影:一场关于技术,关于转型的竞争,也是一个关于万亿市场转型升级的里子与面子。



01

升级:车城双子星的欲望与挑战



尽管从未明说,保住汽车产业,就是保住就业与GDP,早已成为十多年来重庆与武汉,两座西南双子星发展的一个心照不宣的默契。


截至2021年,汽车及零部件产业,已连续 11 年成为武汉市经济第一大支柱产业,七家整车制造企业,12家汽车总装工厂,500多家配套汽车零部件企业,构成了武汉汽车产业的发展根基。为保证汽车产业的发展,武汉仅经开区,一年给到汽车产业的政策补贴就有20亿之多,资本牵线、人才招聘等方面的软服务更是数不胜数。


800公里外的重庆,这里则生产出了中国的第一辆吉普车,并连续三年位居中国汽车产量第一,2016年,更是一度创下年度汽车产量超过300万,全国每卖出八辆车,就有一辆来自重庆的神话。


以长安系为龙头,重庆包揽了10多家整车企业,以及1000多家汽车供应链企业后,当地的汽车配套率长期超过70%


站在过去几十年的燃油车基础之上,重庆与武汉并未停止对汽车产业的深入布局。


在电动化时代,重庆在鼓励长安汽车加速变革的基础之上,还主动引入理想落地,同时促进小康汽车与华为达成深度合作;武汉则通过招商引资,相继引入吉利与小鹏,仅最近两年,吉利就在武汉下线了首辆纯电智能SUV,小鹏则在此建设了占地1500亩,年规划产能10万辆的最新产业园区。


但,只是保住实体制造,做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转型升级就完成了吗?


业内一个共识是,未来的汽车,将越来越像四个轮子拖着跑的电脑,产业的发展,将复现手机产业过去二十年的发展路径——从功能机到智能机,从硬件为王,到智能化的软件主宰


基于这一认知,博世为代表的tire 1开始了对电子与软件部门大幅扩张,建立起了三万多人的软件开发部门;特斯拉为代表的整车企业,则干脆以智能化为核心,重塑汽车的设计与生产逻辑,让汽车成为FSD控制的超级智能终端。


而对于作为汽车产业的优等生重庆与武汉来说,如何做好智能化,同样是汽车产业升级过程中一道必须满分交卷的必答题。



02

落地:百度的探索与实践



与优等生重庆、武汉为产业升级焦虑不同,汽车产业链中,另一个超级玩家,正为智能驾驶的落地而不断拓展。


这家企业正是百度。


回顾过去,早在2013年,百度就开始关于自动驾驶的技术探索,迄今近十年时间中,累计的研发投入规模已经超过千亿。Navigant Research更是将百度与WaymoCruiseFord一同,列入全球自动驾驶领域的四大顶级玩家。


领先的地位背后,是百度这十多年来关于自动驾驶落地的雄厚技术积累


截至今年3月,百度的自动驾驶在中国累计的公开专利数量已经超过四千项,全球范围内,高级别自动驾驶的专利族数量也已经达到1537项,位居全球第一。


此外,落地层面,在中美两国,百度的自动驾驶牌照迄今已经拿到672张,其中有498张都是载人测试牌照。


基于此,百度Apollo建立起了一支超过五百辆车的测试车队,城市中的测试总里程超过3200万公里,旗下基于Robotaxi的出行服务平台萝卜快跑的订单量更是超100万。



为了确定落地中的用户以及车辆安全,百度还从软件设计到系统运营,做出了全面升级。


比如,在软件层面,为了保证足够的单车智能,百度Apollo的主系统被拆分成了四大子系统:实时性车载基础OS是第一层;包含地图、定位和环境感知的泛感知系统是第二层;决策规划系统是第三层;在此之上,还有一个用于车路协同系统的第四层子系统。


监控层面,百度以充分冗余的自动驾驶硬件为基础,结合监控系统,可以做到根据不同的风险等级,以缓刹、停车、路边停靠等方式,保证车辆的安全。


确保了安全之后,在运营层面,百度则通过区域运营的高密度覆盖,跑通了最基础的无人驾驶商业落地雏形;同时,萝卜快跑的经营团队,也已经搭建完成了基于大规模车队的综合订单管理体系、车队效率管理平台的后台建设。使得城市管理人员可以根据区域内的车辆运营状况,进行灵活的站点以及班次调度。


做好了技术储备、运营能力搭建,百度的最后一道难关就是如何做好关于自动驾驶的商业化落地


两座志在转型的城市,一家以技术见长的公司,创造了重庆与武汉为百度颁发全国首批无人化示范运营资格的一幕。



03

竞赛:牌照是面子,更是里子



此次重庆武汉两地全无人商业化运营政策的全面开放,标志着一场关于中美自动驾驶的国家较量,正在背后无声的打响。战争可以从一明一暗,面子与里子两个维度解读:


在明处的面子,是纯企业层面、技术层面的比拼。


特斯拉与蔚小理的电动车较量;谷歌waymo与百度无人车的比拼都是其中代表。销量的多少,落地的快慢,都是评判的重要维度。这些东西的重要意义,普通人看得到,也理解得了:


比如,通过为百度颁发无人化示范运营资格,全无人自动驾驶、高等级自动驾驶软件系统、前装量产Robotaxi等车辆的开发验证的产业化步伐被按下加速键;无安全员模式的Robotaxi商业化也逐渐勾勒出雏形。


产业加速背后的里子,则是自政府政策层面的宏观规划。


重庆、武汉两地政府部门向百度发放全国首批无人化示范运营资格背后,是来自国家以及地方的双重政策保障护航。


第一层,是2020年2月,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11个国家部委联合下发的《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


该政策明确提出:“智能汽车是新生事物,产业形态新、行业跨度大、应用范围广、社会影响深,全球范围内无成熟经验可借鉴、无成功先例可参照,需要积极探索、大胆创新,加强顶层设计和战略谋划,明确方向、凝聚共识、形成合力、加快推进。”


基于这一层保障护航,百度Apollo在去年10月底开始,就已经于半封闭园区开启了全无人运营,并为新一代的自动驾驶车辆+5G远程驾驶系统+安全运营管理体系,做好基础的技术储备。


第二层保障,则来自重庆、武汉为代表的一大批地方城市的吃螃蟹精神


国家政策之后,重庆永川区、武汉经开区等多个城市区域针对地方特色,又出台无人化管理细则,支持企业开展全车无安全员的测试和商业示范运营。


就拿此次牌照来说,正式上路前,地方政府已经做足了铺垫。


其中,重庆市永川区智能网联汽车政策先行区联席工作小组制定的《重庆市永川区智能网联汽车政策先行区道路测试与应用管理试行办法》,还有武汉市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和示范应用管理联合工作组制定的《武汉市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和示范应用管理实施细则(试行)》,就对无安全员模式下自动驾驶的测试、示范、商业运营,做出了详细的指导与支持。


比如,根据这两条政策,想要拿下无人化运营牌照,企业需要一步步拿下测试、示范应用、无人化测试、再到全车无人运营的全部过程。以百度的五代Apollo Moon极狐版为例,申请无人化运营之前,就已经累积起了跑满单车数千公里的里程要求,以及一定的载人订单,且过去从未发生过有责事故。


细节处的对比更加明显。


一个众所周知的背景是,自动驾驶产业,真实的运营数据是带动技术从论文向落地的基础门槛:同样是全无人自动驾驶商业化,美国旧金山的申请运营时间主要是夜晚,而重庆、武汉对百度apollo开放的运营时间则是早晨九点至下午五点。


其中区别就在于,中国的路况较美国更加复杂,路陡、车多、桥密的重庆,更是有8D城市之称,且白天的路况较夜晚更符合更多车辆的实际运行环境与路况。


当然,不只是重庆与武汉,中国面向百姓提供自动驾驶出行服务的城市已经达到12城之多,进行规模化自动驾驶测试的城市数量也已经有23城之多。


重庆、武汉之外,北京、深圳、广州、上海、杭州一众城市,都先后颁发相关政策与法规,在促进自动驾驶的落地上,做出了自己的探索。



无独有偶,自动驾驶的这样的逆袭故事,在中国的产业发展中一直以来并不罕见:


光伏行业,2008年发布的《20087月~12月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和配额交易方案的通知》确立了来自国家层面对光伏发电的补贴,成了中国光伏从落后到全球第一的逆袭后盾。


2015年推出的领跑者计划,一举奠定了中国单晶光伏产业加速发展的基调;而2020年的3060计划,则为一路飞奔的中国光伏按下加速键。


电动车行业,2009年起,中国开启国家节能和新能源汽车示范工程,在该项目之中,中央财政直接安排资金,对新能源进行补贴,自此开启了中国电动车产业十年的辉煌发展期。


中国曾经落后了几十年的汽车产业,开始在电动车时代,出现了诸如“蔚小理”等具备国际赛场角力的玩家。


电池行业,在中国开局并不具备优势的情况下,2009-2016年间,中国的政策通过大力扶持新能源商用车,极大带动了磷酸铁锂电池的发展,比亚迪成为最大受益者。


2015年出台的《电池行业规范》则将外资电池企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拒之门外;2017年起,政策转向,补贴与电池续航里程直接挂钩,国产三元电池自此原地起飞,宁德时代的传奇,也自此被大众熟知。


这种技术与企业做面子向前冲锋,政策为里子背后托底,几乎成了中国新兴产业突围的标准范式。


有了里子托底,面子才能更好发展,《一代宗师》中的武林如是,产业链竞赛亦如是。



编辑:李墨天
视觉设计:疏睿
责任编辑:李墨天

本文来源:远川研究所(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