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的三大市场干预:原油、日圆、英债

商业
 图 路透/Brendan McDermid
 

有时可以逆市而行,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这样。

哪怕只是向专业人士提及政府或央行干预金融市场,也会引发长篇大论,阐述对无法控制的力量进行干预是徒劳无功的。

2022年的情况再次证明事实远非如此。

这个时代当然非同一般。今年百年一遇的疫情引发混乱、高通胀下的全球经济重启,而俄乌战争、能源冲击和严厉制裁更是雪上加霜。多种补贴和某种形式的价格上限措施随之而来。

从历史上看,在战争时期,优先事项往往会发生变化。当面临涉及鲜血和财富的重大安全问题时,自由市场的优先级往往会更靠后,尤其是当安全因素阻碍自由市场时。

对大多数西方大国来说,还好2020/21年的疫情和2022年的地缘政治僵局不是“热战”,但它们的经济实际上已经处于战时状态。

在这种背景下,今年出现了三个截然不同的金融市场直接干预案例。尽管很多人怀疑这些干预是否会奏效,但至少就其有针对性的狭隘目标而言,干预似乎取得了成功。

原油、日圆和英国公债今年都经历了极端的动荡,需要采取直接行动来平息局势。

**释放原油储备**

尽管美国从去年年底就开始释放战略石油储备(SPR)为油价降温,但在2月俄罗斯乌克兰冲突后,释储干预规模扩大到纪录高位。

随着释储计划接近尾声,全球原油价格下跌了近40%,从入侵后3月的峰值回落至一年前的水平。就算不值得庆祝,也有理由让人松一口气。

俄乌战争之初,市场预计原油价格将达到每桶150美元至200美元,现在看来这个预期显然是过高了,即使在石油出口国减产后油价也没有达到这个高位。SPR释放至少起到了一定作用,央行紧缩政策和全球需求放缓也帮助缓解了油价。

**干预日圆汇率**

这场能源冲击的一个显著后果是,通胀形势的变化、各国央行不同的应对措施,以及今年以来各国货币兑不断飙升的美元的剧烈波动。

随着美联储大幅收紧信贷,日本央行决定不采取类似措施,再加上油价推动的日本贸易逆差不断扩大,日圆一度贬值近25%,将美元兑日圆推高逾30%,至近150日圆的32年高点。

日本当局曾连续几周口头警告汇率过度波动可能加剧日本较为平缓的通胀趋势,在此之后,日本央行在今年9月首次出手干预汇市,10月又进行了几轮干预,斥资数百亿美元买入日圆。

可以预见的是,市场的最初反应是日本央行的干预会失败,尤其是在全球外汇市场的日交易量今年首次超过7.5万亿美元的情况下。

然而,由于偶然、设计、恰当的时机,甚至纯粹是坚持不懈,日本央行的行动亮明了官方立场,并止住了日圆跌势。美元/日圆目前比上个月的高点低7%左右,现在看来,日本大举抛售美元的时间,至少与今年美元整体涨势的高峰期是一致的。

在美元被普遍认为被高估的情况下,日本央行的无限制举措表明,它至少有能力和毅力击退投机行为–这与2000年欧洲央行成功支撑刚问世不久的欧元而采取的行动类似。

**干预英国公债市场**

今年第三大备受瞩目的干预行动发生在9月英国政府公布灾难性的小型预算之后,当时英国公债市场出现了一波更像是自食其果的动荡。

英国长期公债收益率急速飙升,几乎摧毁了英国养老金市场,并有可能引发螺旋式上升的风险。在此之后,英国央行被迫连续两周出手干预,买入英国公债,而一些人对之后会发生什么持相当怀疑的态度。

此后,在英国政府预算政策出现180度大转弯的帮助下,英国央行不仅坚守住自己的政策立场,还拉低了借款利率,并从市场中挤出了过高的风险溢价,以至于它能够在本月继续主动出售其资产负债表上的公债。

这三个市场干预的例子都有各自的动力和驱动因素。尽管所有这些措施都公开旨在减少市场过剩和投机行为,但它们都需要影响价格,即使不是特定的价格。

自由市场很好,但仅限于一定程度。

对于干预怀疑论者来说,长期基本面因素仍将胜出。如果价格制定不稳定,干预只能起到暂时的平滑作用,想要改变方向,就需要靠基本的政策设置了。

但如果你认为,非常情况需要采取非常行动–即使只是为了在形势很不明朗、令人担忧的时期赢得时间–那么市场干预就能起到作用,如果交易员忽视干预的话,那就后果自负。

文章来源:路透财经早报(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