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若经济躲过衰退,眼下过度悲观的市场恐遭反噬

商业

(本文作者Mike Dolan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图 路透/Heiko Becker

将出现某种形式的经济衰退正在迅速成为共识–因此如果这一预期没有成为现实,金融市场恐遭反噬。

多数2023年展望的主要内容是经济活动出现一定收缩、通胀率回落和利率触顶。投资偏向债券、被高估的美元受到冷落以及股市动荡且难以明显超过当前水平。

能源价格、乌克兰冲突和中国重新开放仍然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尽管现金配比处于十多年来的最高水平,但目前将今年遭受重创的所有资产类别都推高一些的趋势可能会持续到明年初。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一目了然。

但无论是即将公布的经济硬数据,还是许多高层决策者,都还没有完全认可经济衰退的看法。

这不禁让投资者思考,未来是否会出现传说中的“软着陆”,也就是以某种方式压低通胀率而不会出现严重衰退;还是说持续的经济增长使物价居高不下,从而迫使央行长期推行焦土政策。

许多经济学家现在认为,受乌克兰相关能源冲击和生活成本上涨影响最严重的欧元区和英国经济已经处于衰退的阵痛之中。

然而,美国上周上修第三季GDP数据、美国就业市场持续紧绷,以及市场坚定认为,中国经济在明年放松防疫政策重新开放后将繁荣发展,都说明可能出现另一种情况。

除了日本和新兴市场指数外,主要经济体的经济意外指数总体上依然为正值–说明至少预测界的看法太过悲观。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仍有很多政策制定者认为经济衰退是可以避免的。

图:全球主要公债长短期利差变动

图:除新兴市场和日本外,经济意外指数仍为正值

**让经济崩溃,然后收拾残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上周四在路透NEXT会议上表示,明年全球经济增长低于2%的可能性正在增加,但她仍然认为这种情况实际发生的可能性仅为四分之一。

并不是只有IMF这么认为。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上周三坚称,美国经济仍有可能“软”着陆,通胀会有所缓解,而失业率不会大幅上升。

鲍威尔的讲话提振了全球市场,他说美联储不想“过度紧缩”,导致“经济崩溃,然后再收拾残局”。

美联储的鹰派阵营也对经济衰退的说法持怀疑态度。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布拉德上周一表示,经济衰退并非不可避免,并认为预期中的通胀趋缓才是导致收益率曲线倒挂的原因。

欧洲央行总裁拉加德仍认为明年欧元区经济增长将减弱,但不会萎缩。

她的鹰派同僚也认为经济衰退担忧有些过度了。

荷兰央行总裁暨欧洲央行管委克诺特上周一在巴黎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如果你看一下德国,实际经济表现比原来担心的状况要好,我们是否会进入衰退尚无定论。”他坚称增长放缓并不意味着衰退。

贝莱德等许多大型投资机构往往有不同的看法。

但并非所有人都认为软着陆是不可能的。

高盛首席经济分析师哈哲思(Jan Hatzius)就是乐观者之一。

哈哲思上月末表示:“经济增长长时间低于潜在水平,可以逐渐扭转就业市场过热的局面,并拉低薪资增幅,最终压低通胀,为软着陆提供一条虽有挑战但可行的道路。”

所有这些看法都对日益增长的共识提出了挑战。你可能会认为,避免衰退应该是市场欢欣的理由。

但是,“软着陆”与持续增长之间存在着巨大差别,前者是指满足通胀趋缓和峰值利率的所有条件,同时避免企业盈利崩溃,而后者会推高通胀,迫使央行在数年内更加猛烈地踩刹车。

摩根大通的Bruce Kasman表示,他的基本预期是,美联储收紧政策的滞后效应最终会在明年底将美国经济拖入衰退。但他也表示,“排除软着陆的可能性是错误的。”

然而,他认为有28%的可能性出现第三种情况,即经济增长持续到明年,各国央行在第一季暂停加息,从而对经济提供支持,但通胀并没有回到适宜水平。

在这种情况下,Kasman总结道:“随着高通胀变得根深蒂固,政策利率(届时)将需要进一步大幅上升,全球经济衰退将在2024年开始。”

对市场来说,这是2023年可能发生的最糟糕状况。

图:通胀见顶了吗?

图:美国金融条件

图:美国、欧元区、德国和英国家庭在新冠疫情期间的储蓄急减

文章来源:路透财经早报(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