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败微软、牵手Tiktok,贸易战中这家软件巨头的危与机

企业
封面图 |《钢铁侠 2》剧照

「Tiktok 选择了我们!」9 月 20 日 ,甲骨文(Oracle)官方 Twitter 上蹦出这样一句话。 

赶在特朗普 45 天禁令生效的当口,Tiktok 终于选定一条「渡劫」之路——和甲骨文、沃尔玛合作,模仿苹果在中国建立的「云上贵州」模式,在美国建立一个「云上加州」,把美国数据留在美国,借此打消特朗普政府对数据安全的疑虑。这一结果可谓出人意料,早期传出有意收购 Tiktok 的公司包括微软、谷歌等互联网巨头,谁知到了最后, Tiktok 没卖,半路杀出的甲骨文和沃尔玛成了大赢家。 

沃尔玛不必多说,全球连锁商店霸主,几年前就开始布局电商,这次和 Tiktok 牵手,也是看上了对方强大的带货能力,希望在美国也能搞出一番「抖音爆款」的电商事业。然而甲骨文的出手却让人始料未及,在大多数中国人印象里,甲骨文还是那个安居北京西二旗的「码农天堂」,经营企业软件,实力强悍。这样一家做惯了 B2B 生意的公司,突然和面向最广大人民群众的 Tiktok 合作,实在是跨界太大,让人摸不着头脑。不仅如此,甲骨文还宣布,将收购 Tiktok Global 12.5% 的股份,成为其「少数投资者」之一。 

除了做企业软件,甲骨文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原本专职做 B2B 生意的它,又为什么会对 Tiktok 的生意感兴趣呢? 

 1  

想找到甲骨文「牵手」 Tiktok 的答案,不妨从国内看起。 

9 月 17 日 ,阿里云发布了第一台云电脑「无影」,这台电脑长在「云」上,实体和名片夹差不多大小,连接一块屏幕,就能访问各种应用和文件。和传统电脑固定的配置不一样,这台电脑支持无限扩容,单项应用资源最高可以扩张到 104 核 CPU 、1.5T 内存,市面上几乎找不到能与之匹敌的电脑。 

很显然,这么强悍的性能配置不可能塞到名片夹大小的实体里,「无影」的秘密在于上云。简单来说,以前人们使用电脑,就像在自己家里做饭,洗菜、炒菜都得自己做,占用的资源空间当然大。等算力从线下迁移到云端之后,配合云上的数据,好比一个巨大的中央厨房,下单之后,洗菜、炒菜都由中央厨房搞定,用户只需要等着上菜就好,不用再刻意追求高配置、新硬件。

「无影」示意图

未来,一旦类似「无影」这样的云上超级电脑推广开来,传统的 PC 、手机市场都会迎来大洗牌,颠覆程度不亚于功能手机和智能手机的迭代。这一切,都是因为云计算。

甲骨文之所以对 Tiktok 这么感兴趣,也是因为云计算。

甲骨文成立于 1977 年 ,是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40 多年来,甲骨文的立身之本就是为企业提供数据库软件。许多行业系统中存在 IOE 一说,指的就是 IBM 的小型机、Oracle 的数据库,EMC 的存储设备。尤其是传统的电信、金融证券等行业,因为长期以来稳定的软件支持,甲骨文的市场份额极高,几乎达到了垄断的地步。但对于需要保存海量数据的互联网企业来说,甲骨文提供的服务就像昂贵的银行保险箱,不能说它不安全,但它总得集中摆放在一个地方,而且数据越多,需要占用的保险箱数量就越多,交的钱也越多,读取数据还慢。

于是在 2008 年后,以阿里巴巴为代表,一些互联网企业开始琢磨「去 IOE 化」,分布式云计算提上日程。渐渐地,阿里云羽翼日丰,不仅能满足阿里内部的算力需求,还能对外输出服务。和阿里巴巴类似,亚马逊也早早布局云计算,成为欧美市场的云计算巨头。

尽管在传统行业, IOE 仍然不可替代,但对于更多追求性价比的中小型企业来说,跟着亚马逊云、阿里云等这样的巨头走,划算又方便。

亚马逊的野心从不止是卖书

一开始,甲骨文对云计算嗤之以鼻。在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看来,云计算非常不稳定,上传、下载数据都要依靠所谓的「云」,几乎是把自己家的大门对外敞开。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接受「云」这一概念,甲骨文终于意识到,时代真的变了。长期以来,「甲骨文服务企业—企业服务个人」是最常见的商业模式,但当亚马逊这样实力雄厚的企业不再需要甲骨文,反过来还能服务其它企业的时候,甲骨文又如何自处呢?

云计算就是能挖倒甲骨文墙角的那把锄头。

几年前,甲骨文终于醒悟,开始进入云计算市场,但亚马逊、谷歌、微软乃至苹果都已经拿下了相当大的市场份额,甲骨文举步维艰。当亚马逊云、微软云的营收以每年 30% 以上的速度增长时,甲骨文云的增速还徘徊在个位数。 

因此,当 Tiktok 陷入困境时,甲骨文给出了一个令人难以拒绝的条件:不收购,只成为 Tiktok 的云服务商,充当一个带有明显美国印记的保险箱。对于甲骨文而言,收购一家短视频企业获益并不明显,它所需要的,只是以最小的代价,拿下更多的云计算市场份额。潜力十足的 Tiktok ,也许是那条通向云计算正轨的隧道。

尽管甲骨文对云计算的市场趋势判断失误,但从成立开始,甲骨文向来以「野兽般对机会的敏锐嗅觉」著称,尤其是其创始人拉里·埃里森,对市场的敏感度极高。而埃里森的人生经历可以概括为一句话:32 岁前一事无成, 20 年后却成为硅谷首富,奠定他首富根基的,就是甲骨文的成功。

埃里森出生于 1944 年,生母是一名未婚妈妈,他出生后不久就被亲戚收养了。年轻时的埃里森很平庸,成绩一般,也没什么运动天分,打篮球赛时太紧张,竟然误把球投进自己队的篮筐里。好不容易考上芝加哥大学,却只上一个学期就退学了,为了生计,他来到软件公司阿姆达尔工作。

尽管日子过得很紧张,但埃里森却酷爱享受物质。特别是有了工作后,每个月工资不到 1600 美元,他就敢花 1000 美元去买自行车,还专门去找整容医生矫正鼻梁。

埃里森年轻时

赚 1 分花 5 分的习惯让埃里森的生活充满了巨大的不确定性,阿姆达尔公司的脆弱也加剧了这种不确定性,仅仅是因为一次没有按时交付产品,这家公司现金流就出现问题,不得不裁员。没学历也没背景的埃里森就这么被炒了。

为了偿还债务,埃里森马不停蹄找了份新工作,也就是在这里,他遇到了自己创业的好搭档:鲍勃·米纳(Bob Miner)和爱德华·奥茨(Edward Oates)。这两位都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计算机技术了得,而埃里森常常有奇思妙想,三个人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

1976 年 ,埃里森看到 IBM 发布的一篇论文,讨论大型共享数据库的数据关系模型。埃里森觉得关系数据库大有可为,正好 IBM 仅仅停留在理论层面,完全没有实际操作过,他联系上两位好友,决定以此作为核心,开始创业。

于是在 1977 年,埃里森掏出 1200 美元作为创业基金,甲骨文公司诞生了。

甲骨文刚成立时,三位创始人和第一位员工的合影

在公司里,埃里森身兼数职,是大股东、技术人员,更是管理者,甲骨文的每一代产品都留下了埃里森强烈的个人印记。埃里森不止是把关系库软件当做一个作品,更是作为一件好卖的商品来整体打造。

发布第一代数据库软件时,埃里森坚持叫它「Oracle 2」 而不是「Oracle 1」 ,因为第二代比第一代看起来更可靠,在他心里,没人会为一个不可靠的东西买单。

当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对外招标,需要一个现代系统软件来管理情报信息时,埃里森直接带着第一代软件登门展示,仅用了几个月时间就交付了产品。哪怕这个初代产品漏洞百出,甲骨文还是获得了 CIA 的信任,声名大振,一下子成为美国最引人注目的软件供应商。

但埃里森还是不满足,他招纳大量销售人员,承诺给他们丰厚的回报。当时布雷顿森林体系才瓦解不久,第二次石油危机还没结束,美元贬值的质疑声不断。为了鼓励销售员们大胆向前冲,埃里森直接给他们发放黄金当奖金。在「冲冲冲」的营销策略下,甲骨文的关系库软件成为企业系统装机必备。

1989 年 ,甲骨文进入中国,成为第一家进入中国的世界级软件巨头,那时中国才放下算盘、拥抱计算机不久,第一个吃螃蟹的甲骨文,拿下了最广阔的企业软件市场。

 3 

我喜欢和人竞争,甚至已经对胜利上了瘾。我赢的次数越多,就越希望继续赢下去。」被问到激进的市场策略时,埃里森曾这么回答过。在他的眼里,要占领市场,自己的产品固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比对手做得更快、更好、更多。

甲骨文主业是为企业提供软件服务,总给人在幕后默默努力的感觉。事实上,在埃里森的手中,甲骨文是一匹战斗力十足的野马,横冲直撞,在软件行业所向披靡,要么吃掉对手,要么让对手消失。

1990 年代,甲骨文最主要的对手是 Informix ,两家企业产品方向类似,创始人也互相看不对眼。连续 3 年 , Informix 的 CEO 菲尔·怀特(Phil White)和埃里森的口水仗霸占着硅谷新闻的头版头条,这边怀特声称甲骨文剽窃 Informix 的商业机密,那边埃里森攻击怀特东施效颦。最终这场争斗以怀特入狱告终, Informix 风光不再。

进入 2000 年后,甲骨文产品规模扩大,进入企业应用程序市场,和仁科、 SAP 三分天下。为了打破这种平衡,甲骨文筹谋多年,通过收购「吃」掉仁科,从此成为企业应用市场上说一不二的巨无霸。

和激进的商业风格一样,埃里森生活中也喜欢帆船这样刺激的活动

埃里森对甲骨文的影响太大了。三个联合创始人中,鲍勃·米纳 1994 就已去世,爱德华·奥茨也早早退休,只有埃里森,手里握着甲骨文 36% 的股权,年过 70 , 还牢牢把控着管理权。他的所思所想,很大程度决定着甲骨文前进的方向。

比如对待竞争者的态度。

埃里森天性反叛,喜欢竞争,经常为自己找对手。1989 年 ,甲骨文上市成功,埃里森的身家暴增到 9300 万 美元,但他的兴奋感只持续了不到 24 小时,第二天,微软也上市了,比尔·盖茨的身家超过 3 亿 美元。没多久,埃里森就宣布微软是甲骨文最大的对手,尽管微软更侧重 PC 市场,和甲骨文几乎没有正面竞争的机会。

埃里森解释过为什么把微软作为对手,因为他看不惯微软在 PC 系统市场的垄断。事实上,经过甲骨文多年来的野蛮收购,在企业数据库和应用市场上,甲骨文同样造成了垄断。

再比如政商关系。

甲骨文的发家和美国政府密不可分,它生于美国、壮大于美国政府的订单,是一家在所有人看来都很纯粹的美国企业。埃里森是坚定的共和党拥护者,每到选举年,都会拿出一大笔钱赞助共和党人竞选,而且埃里森和特朗普关系很好。

不久前,哪怕美国新冠疫情仍然严重,埃里森还是自掏腰包,在私家庄园为特朗普举行了一场拉票 party 。如今哪怕 Tiktok 没能满足特朗普的「卖身」要求,仅仅是以合作的方式牵手甲骨文,特朗普也没再强烈表示反对。

毕竟甲骨文已经承诺了,「甲骨文将把安全的云技术与持续的代码审查、监控和审计相结合,提供前所未有的保证,即美国 Tiktok 用户数据是私有和安全的。」一个密码掌握在自家人手中的保险箱,还需要在乎里面财产的所有权是谁的吗?各取所需罢了。

埃里森在演讲中

「当市场已经是可口可乐的天下时,百事可乐要花好几倍的钱,才能夺得可口可乐 1% 的市场。」很久以前,埃里森在一次采访中说出了自己对市场占有率的看法,那时他带着甲骨文冲锋陷阵,终于做成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他语气傲慢,却又一针见血。但在 10 年前,云计算刚刚兴起时,埃里森还是那副傲慢的态度,认为这一领域不值得投入。

傲慢是成功者的特权,也是偏见的来源,更是自欺欺人的最佳良方。当甲骨文的增长逐渐放缓,终于意识到云计算将蚕食它原本的市场份额时,它就已经成了那个需要花大价钱追赶别人的后来者。这一次,Tiktok 很可能将借力涉险过关,但对于还在摸索云计算的甲骨文而言,前路漫漫,道阻且长。

资料来源:
[1]陆靖:甲骨文应用产品市场分析及战略研究,北京邮电大学工商管理学专业硕士学位论文
[2]刘天栋:甲骨文公司在 RFID 产业链中的定位、应用案例以及中国战略,2007 国际RFID技术高峰论坛会
[3]Oracle.com: Oracle Chosen as Tiktok ’s Secure Cloud Provider
[4]James Fontanella-Khan,Miles Kruppa:Tiktok  set to become a standalone US company to satisfy White House,FT
[5]Nikita Aggarwa:Tiktok 「turducken」is Trump’s very own recipe,FT
[6]Serwer Andy,Boorstin  Julia, Sung  Jessica:The Next Richest Man in the World Larry Ellison is a very lucky guy: He has more money than anyone—except Bill Gates,Fortune
[7]Adam Lashinsky,Aaron Pressman:Why it makes sense for Oracle to buy Tiktok . Sort of,Fortune
[8]Lisa Eadicicco:The biggest question looming over Tiktok 's acquisition is how the app would change under new ownership. Here's what experts say could happen if Microsoft, Walmart, or Oracle took over,Business Insider
[9]Georgia Wells, Aaron Tilley:Oracle Wins Bid for Tiktok in U.S., Beating Microsoft,W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