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千花觅的故事

公益

本文经微信公众号「 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 」(ID:SEEsouthwest)授权发布

在自然界,蜜蜂和蜂群的消失已经引起了全世界科学界的警惕,它们去了哪里?它们的消失会带来什么?

这句话争议颇多,盖因很多人一直在强调人工授粉技术的可实施性,但这些人却忽略了人工授粉技术的高昂成本及其它一些不可控的可能性。

在已知我们所利用的1330多种作物里,有1000多种需要蜜蜂的授粉,如果蜜蜂在滥施农药、人类活动影响下持续减少或消失,我们将失去多少瓜果、粮棉、油料……

我们在滇西北长江第一湾地区保育的喜马拉雅蜂,已经是极小种群濒危昆虫了,这种耐寒,擅长高海拔地区作业,擅长收集零星花蜜的特性,起着维系滇西北生物多样性及高海拔地区物种繁衍的重要作用。

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持续了三年的喜马拉雅蜂保育计划,通过科学家指导,企业家助力,当地人参与,执行团队协力和可行养蜂技术,形成了行之有效的“五有”模式。

连续两年,我们出产最好的蜂蜜——千花觅。

蜂种决定蜂蜜品质

  • 中国蜜蜂疾病比较少,蜂蜜质量好,这与中国蜜蜂有自净的能力有关系。
  • 中蜂主要的病虫害只有两种,而西蜂有十几种病,需要使用大量的抗生素和药物来控制蜜蜂的疾病。所以,西蜂的蜂蜜无论国产还是进口的,药残是蜂蜜危害的主要因素。
  • 最上等的蜜源植物是乔木树花、其次是灌木植物、在其次是多年生的草本植物,最差的是一年生的农作物,有害的是施了农业化肥农作物。
  • 千花觅的主要蜜源植物,是来自海拔2800+的高山原始森林大树乔木,只有喜马拉雅蜂可以在这一海拔作业。

海拔决定环境的自然程度

  • 1800+(1800-2200):主要是农业区,会施用化肥和农药。
  • 2200+(2200-2600):部分农业、部分果木、部分牧场,会施用化肥和农药。
  • 2600+(2600-2800):森林和高山草甸牧区差次,少量青稞、蔓菁和土豆种植,极少使用化肥和农药,蜂农启动了禁用化肥的行动。
  • 2800+(2800-3000):原始森林,少量高山草甸,没有农业和果木业,顶级蜜。
  • 3000+(3000-3200):完全的森林,极品蜂蜜,产量少。
  • 3200+(3200-3600):蜜蜂生存的极限

公益良心决定产品质量

  • 中国市场每年大约产40-45万吨蜜和“蜜”产品;天然成熟蜜的比率很低,不足10%。“蜜”产品和“天然成熟纯蜜”之间有几十倍的价差,市场上假蜜、水蜜、果脯糖浆蜜泛滥。
  • 蜜蜂哥匡海鸥带领他的学生们,亲自管控养蜂、采集、加工环节,一定要蜂蜜在巢内封盖45天以上,完全酝酿成熟后方才采集,保证了蜜的成熟度和纯度。
  • 养40箱蜂,蜂农就可以供一个中学生和一个高职生两个孩子读书,养蜂事业还可以帮助体弱或体残不便外出打工的当地人获得生计。
  • 让三江并流地区中华蜂的数量从现在的20万群增加到30万群上下。蜂蜜销售获得的资金,扣除成本之后,全部投入滇西北的高山原始森林保育的喜马拉雅蜜蜂养殖。

一口小小的蜂蜜 

  • 健康的、高质量的生态产品
  • 水份低于15%的天然成熟纯蜜
  • 海拔2800+大自然的馈赠
  • 保护喜马拉雅蜂,守护原始森林
  • 村民有了稳定收入,可以做到守土、护林、安居、乐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