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遍雪山寻猴护猴

公益

本文经微信公众号「 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 」(ID:SEEsouthwest)授权发布

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于1983年成立。钟泰(藏族),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维西管理分局局长说:龙老师是1985年受命接手昆明动物研究所与保护区合作的金丝猴普查课题。项目开题的是已过60岁的白老师,年纪大难以上山追猴子,他收集了市场上的几个金丝猴骨架。当时我们10个在保护区工作的人员到山里找滇金丝猴,其它人谁也没有见过滇金丝猴,只有我在巴美家乡的深山林子里看到过一次金丝猴,几分钟就在树林间消失了。他们看不见猴子,也不找了,最后只剩我1个人了。动物所没有人愿意干这个事,这是滇西北啊!在直线距离不到5公里内,绝对高差在2000-3000米的高山纵谷列队成行。本来在德钦研究昆虫和虫草的中科院昆明动物所的科学家龙勇诚,就来带我开始寻找滇金丝猴,那是1986年。

龙老师用了十多年的时间,跟当地人走遍了滇西北到藏南的2万平方公里区域,找到了传说中的滇金丝猴群,确定了16个猴群的栖息地和种群数量。2009年6月,为了便于对滇金丝猴的保护和研究,维西管理局建立了野生动物救护站。

(钟泰局长为考察队介绍保护工作)

钟泰局长说,为了研究和让公众认识美丽的滇金丝猴,认识自然的美妙,他和巡护员们把一部分金丝猴引到维西保护区的响鼓箐,由巡护队员每日巡护跟踪和观察他们。 这里有8个猴群家庭,一个全雄群。28多个巡护员每日工作14个小时,天不亮就出去看自己负责的猴群家庭,还对自己看护的猴群做拍照记录。寡言少语的巡护队员们细心地观察猴子的行为和身体状态,天黑了才回家,无论寒暑下雨下雪 。巡护队员中有的过去是猎人,如今是滇金丝猴守护者。

(原始森林里的滇金丝猴)
(今年刚出生的小滇金丝猴)
(滇金丝猴最喜爱食用的松萝)

猴子也会生病。有一次猴子得了线虫病,死了几只,从省动物园请来的兽医也没有办法。钟泰局长和巡护员就仔细寻找民间对猪和牛等动物寄生虫的治疗的方子,然后他们采用了给猴子为南瓜子和槭树籽的方法。果然,这些来自民间的草药偏方非常有效,猴子患线虫病的情况基本没有了。他率领着巡护队员细心地呵护着雪山精灵。

三个男人生孩子

有一个故事久久藏在三个雪山汉子的心里。我对龙老师说,您一定讲出来吧!

8月11日,龙勇诚面对前来为“活体诺亚方舟”揭牌的SEE会长钱晓华,会员童书盟、肖志岳、孙亚琼、刘欣、杨佳音、李溪韵,SEE基金会秘书长张立等等老朋友,倾吐出三个汉子的密盟之约。

那时,龙勇诚就带着钟泰开始了真正的普查,后来1992年肖林也参加了寻找滇金丝猴的队伍。为了追赶猴群,他们在滇西北的大山里背着干粮,穿着当时最好的鞋子–军帆布鞋,在4000米-5000米以上的高山连续行走几天、几个月。雪山汉子常常是连续几个月住在大树下的临时棚子里。

(龙勇诚博士给考察队讲述二十年前寻猴护猴的故事)
(二十年前寻找猴群的科考队伍)

雪山汉子们成绩斐然!1987年在塔城响鼓箐寻找到猴子的踪迹,随后两年里在50-60公里戈摩茸林区也找到了大猴群,巴美、羊拉乡、芒康,到处有他们的足迹。1990 年12月龙勇诚和钟泰还在山里找猴子,可在找到滇金丝猴的喜悦同时也感到了对妻子的内疚。此时34岁的龙勇诚还没有孩子。几年前龙勇诚的未婚妻从湖南来探望他,在动物所住了一个月,假期满了龙勇诚还没有从山里回来,这样的等待是杨老师一生对龙勇诚的默默相守。

这次,汉子们商量,1990冬天就下山回家了,先把孩子生了,再回来接着找猴子。1991年初冬,龙勇诚从山里再次回到昆明动物所,消息传来,妻子已经在湖南老家11月1日生下了他们宝贝的儿子;5天后的11月6日,钟泰的儿子也在巴美村出生了。而头个秋天,肖林在山下找了两头駢牛为龙勇诚和鍾泰驮运行李,自己先两个月跑回家了。所以,他的女儿出生早了2个月。

如今,肖林是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德钦管理分局的局长,钟泰是维西管理分局的局长。守护美丽的白马雪山是三个汉子神圣的盟约,也是那些默默寡言的巡护队员和村民们的盟约。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