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鱼满江·金沙江”公益活动

公益

本文经微信公众号「 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 」(ID:SEEsouthwest)授权发布

7月10日-11日在丽江市玉龙县石头乡、迪庆州维西县塔城镇、迪庆州香格里拉市上江乡举行了“鱼满江·金沙江”。该活动由香格里拉土著鱼类保护协会启动,联合伙伴SEE西南项目中心、若水合投共同发起。“鱼满江”项目在于推动金沙江流域民众、机构、支持政府通过大家的不断关注金沙江地区脆弱的鱼类生存环境,改善鱼类和人类共有的美好家园,真正看到“鱼满江”。作为合作伙伴,SEE的诺亚方舟项目的目标是:保护原生物种和资源,实现社区的可持续发展。

鱼满江·金沙江

在金沙江及溪流放归12700条土著鱼类。香格里拉土著鱼类恢复保护协会在科学家的指导下孵化了1100斤约7700条1-2两的短须裂腹鱼。SEE的另外一个合作伙伴,丽江滇江鱼类繁育有限公司,在玉龙县渔业局的指导下,繁育放流了5000尾鱼苗,有硬刺松潘裸鲤,短须裂腹鱼,齐口裂腹鱼,细鳞裂腹鱼,软刺裸裂尻鱼等五种鱼类。

参加者为虎跳峡以上金沙江沿岸200公里的村民、村干部、小学毕业生、及来自美国、加拿大及国内北京、上海、昆明、武汉等地的阿拉善会亲和若水合投绿杖行成员等近约800人。

7月10日,上午11点,在SEE西南项目中心顾问萧今和香格里拉土著鱼类保护协会会长屈天文的组织,由石头乡党委书记杨智琨与丽江市玉龙县渔政执法大队主任李世元的协助, 第一场放鱼活动在SEE诺亚方舟项目点(长江第一湾)石头乡的冲江河,放归400斤土著鱼金沙江短鬚裂腹鱼。

7月11日,在香格里拉其宗乡与上江乡良美村,也进行了两场放鱼活动,上午10点,在由塔城小学六年级毕业生、村镇居民都一起来参加共放归了短鬚裂腹鱼500斤。午后3点,上江乡聚集了当地村民和党员同志、荣顺公司职工200人,与SEE企业家和绿杖行成员进行了第三场的放鱼活动,共放归500斤。

参加鱼类放归的当地人,从三岁的小孩到六十多岁的老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养育了半个中国的母亲河,为自然和人类和谐共处,希望有更多的企业团体、家庭、个人加入“鱼满江”行动。他们说:宇宙之大,地球只有一个,我们愿景是:“天上有鸟,水中有鱼,林中有兽,美好家园。”

土著鱼类繁育现状

在经过一年多的工作,金沙江土著鱼恢复保护恢复协会及其丽江滇江鱼类繁育站已获得了四个方面的工作进展:

1、通过与国内顶级科学家合作进行细胞冷冻,确保金沙江现存十三种土著鱼不会灭绝;

2、金沙江两岸的几十个村庄的数百村民已积极参与到“鱼满江”行动,与当地渔政、公安形成联动,“电鱼、毒鱼、炸鱼、禁渔期捕鱼”等行为已大幅减少;

3、过去的放鱼活动让金沙江土著鱼数量已明显增加,按一对鱼每年保守估计产幼鱼5000条计,未来五到十年将有显著的量化成果;

4、鱼类科学家将继续在金沙江沿岸的溪流中寻找原生鱼类,做繁育研究。

丽江滇江鱼类繁育站的谭德淸老师给我们介绍,圆口铜鱼是长江土著鱼中的“金丝猴”。它在金沙江产卵,在漂流中孵化,到达湖北境内已经长成小鱼苗。30多年前,曾是是四川湖北主要的经济鱼类。由于长江上修建了多座大坝,圆口铜鱼鱼卵漂游不到中游,长大后也游不回金沙江产卵地。2012年,中科院武汉水生所的谭德淸老师发现,12年前金沙江里存在的几十种土著鱼,常见的只有13种,由于民间的电鱼、炸鱼和网捞,这13种现存的土著鱼也处于濒危状态。

金沙江土著鱼保护协会、若水合投及更多的环保机构的合作下,希望在五到十年的时间恢复金沙江的土著鱼类,并讲“鱼满江”行动推广到澜沧江、怒江,恢复和保护滇西北的生物多样性。

企业家为公益筹款

11日午餐过后,阿拉善SEE会亲的“益二代”陈晓伟的长子陈雨渡和屈天文会长的儿子屈祉杨组织了香格里拉土著鱼类保护活动的分享会。并邀请加拿大籍华裔教授王一航为金沙江土著鱼类保护协会的国际专家,到场的各个家庭和小朋友都把自己队项目筹集的善款交给屈天文会长的少东家手中。其中,王一航教授的女儿Jacqueline集结在加拿大的360多位同学,共筹集了12600多元善款;王怡康用众筹的方式筹集善款5000元;王翊人总的女儿黄千惠、王锋总的女儿王嘉琦以及陈俐总的女儿甄鸿宇也分别捐赠了1000元善款;阿拉善SEE会亲的支持让这个项目启动起来,环保的种子在“益二代”的心中已经萌芽,开始行动起来,鱼满江的美好愿望实现有望!

另外,SEE的企业家及朋友通过阿拉善SEE基金会为本次土著鱼类放归筹集了38400元育苗费(截至7月14日),他们是:艾路明、陈郁洁、成龙、杜旭强、郝菲、何春晖、侯洪亮、孔娜、刘冠宏、刘莉、刘小钢、妙果、牟正蓬、彭勇、王广宇、武克钢、萧今、谢云燕、薛健、于成、于洪彬、张菁、张泉、郑雪清、张永力、朱林(以姓名拼音开头为序)。

公益感悟与展望

在两日短暂的环保公益活动中,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副会长艾路明先生来到了诸葛亮曾五月渡泸的“长江第一湾”,面对着他大学毕业后漂流路过的金沙江拜了三拜,感慨“越过长江第一湾,人生从此无难关”。同时也提出一个地球环保构想:“凡世界有争议海域,有爭议地区,实行搁置爭议,共同环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