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诺亚方舟|金沙江鱼守护者(二)水电站使鱼类生存面临威胁

公益

本文经微信公众号「 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 」(ID:SEEsouthwest)授权发布

水电站的利弊

金沙江具有很好的水利资源。实话说,在水电、核电和火电之中,水电站仍然是电力资源成本最低和污染最小的。为了经济发展,金沙江上游川藏段规划和建设8个梯级水电站和水库;中游建立8座梯级水电站,装机容量达到2058万千瓦。水电有利的一面是提高中下游的防洪能力,有效减少洪水对生产和生态的破坏;调节河流的季节性流量分布,改善枯水期水质和水量;可以替代大量原煤等等。

不利的一面:淹没了文物古迹,淹没库区耕地和形成庞大复杂的移民工程;建坝后水流减速,水的自净能力减弱,可能加速水体污染;库区段形成淤泥,下游河段可能发生冲刷, 改变河床; 水库蓄水可能发生岸坡滑坡 ;军事上成为攻击靶子;改变了鱼的水生境,导致部分洄游鱼类减少和死亡。 

鱼类面临的威胁

鱼类保护离不开水的保护,又不限于水的保护,更与人类活动有密切关系。当金沙江水电成为经济建设中的必然现实,谭德清老师指出金沙江鱼类资源面临威胁,包括干流水利工程施工前的河道清理、支流盲目建小水电、在江里采沙采金,这些都施工破坏了鱼类在干流和溪流中的溯饵场和育儿场。支流水电站将河流片段化,减少了原来的水生境。还有非法和不适当捕捞(电鱼、炸鱼、毒鱼等)直接导致鱼类死亡和消失。电站大坝阻断鱼洄游通道,破坏了鱼类的繁育。这些年还出现盲目放生和引进外来品种 。佛教初一与十五放生,有些人把草鱼、鲤鱼、鲫鱼、金鱼、清道夫等鱼放生,它们吃土著鱼卵鱼苗。比如泸沽湖,土著鱼宁蒗裂腹鱼已经见不到了,水中只有外来的鲤鱼和鲫鱼了。金沙江鱼类受到的影响是多方面造成,过度捕捞,非法捕捞,商业捕捞是最直接的原因。

跷跷板的平衡点

为人类的生存,要发展经济,这时生态要付出一定代价,但在经济和生态这个跷跷板上,一定要找到一个使人类文明可持续发展的平衡点。谭德清老师提出了需要政府和公众践行的措施:

(1)要规划自然保护区,保证生态的完整性,有效保护濒危物种和保持生物多样性。在金沙江规划保护江段,还原原生状况,建立水电开发后鱼类的避难所。

(2)模拟建坝前的水生态,应用水工理论提供必要的流量调节,保证坝下鱼类繁殖活动顺利进行;着重生态利益,补偿人为活动的影响,防止河流生态退化。

(3)开展鱼类科研,了解当地鱼类生物学特征和完整生活史的必要条件; 在水电开发后进行人工繁殖和放流等补偿活动,补偿自然种群,维持种群数量。

(4)桥梁道路要避开鱼类重要栖息地,挖沙、采矿等涉水经济要做环评,并取缔无序的涉水活动 。支流水电阻碍了干支流的鱼类交流,要限制并逐步取缔。

(5)金沙江流域工业污染较少,但流域内县城村镇有大量的生活垃圾直接倒入支流和干流江中,要建立垃圾处理和填埋场。

(6)加强渔政执法,制止非法捕捞,特别是炸鱼、电鱼。 金沙江上段是藏族区,居民认为鱼是神鱼,不能捕捞。他们的寺庙划有保护江段和放生池,要参照他们的方法,并提议开展10年禁渔。

(7)规范宗教水放生种类,科学合理地确定放生的水域、物种、规模、时间,放生的亲体、苗种应当是本地种,禁止使用杂交种、选育种和外来物种。

(8)大坝阻碍了鱼类种群遗传交流,要建立增殖放流站并服务临近河段,保障鱼类保育、繁殖、放流、交换、生产等功能, 维持江段鱼类种群数量,解决梯级水库间鱼类交流,保护和维持金沙江鱼类种质资源的保护和遗传多样性。

谭德清老师呼吁大家,从小事做起,随时关灯省电,节约用水,减少对水与电的消耗;要达则兼善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